关爱老冰棍

北狸⭕接稿中:

宇智波家庭会议。

(啥玩意儿短小的草稿)

寝室断电了画不了了所以顺带一提会议终结于佐助的:“鸣人说柱间大哥很喜欢斑。”

这番话当然是臆造的。

前情提要

北狸⭕接稿中:

少年的叛逆如期而至。

(斑是为什么会拽带土裤子——因为家里的A就只有带土一个。

另一个A止水不在家住。)

宇智波猫与千手猫3

丝工:

你是一个铲屎官,前阵子你的两个小主子离家出走,今天终于回来了,而且它们还带了一黑一白两个主子一起回来的……


虽然主子越来越多了很高兴,但是你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瘪瘪的钱包默哀了一分钟。对不起,我的包包,我不得不让你继续忍饥挨饿下去了。


泉奈看见镜,下意识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它可没忘记当初镜这个不孝子企图对扉间做的事情!扉间倒没怎么在意,只是欢天喜地地跑过去对自己的两个孩子舔个不停。


带土和镜在外面流浪了很久,不仅瘦了一圈,身上的毛也很凌乱。泉奈还在那里生着镜的气,斑倒是过去帮助扉间一起舔毛。


你又看看跟着进来的两只流浪猫。一只毛色雪白,和扉间长得略像,只是不是扉间那样周身长毛的长毛猫,这只猫只有头顶有一撮毛长了一截,很有个性。


“就叫你卡卡西吧!”你看看一点也不见外地躺在地上为自己舔毛的卡卡西,为它取了名字。


另一只猫是一只黑猫,看着凶巴巴的,端坐在地上,一会儿看看舔毛的四只猫,一会儿看看你。你看着它肌肉紧绷一副随时要走的样子,感觉这只猫野性太多,或许留不下来。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你给它也娶了名字,团藏。


你愉快地又开了四个罐头,看着主子们嗷呜嗷呜的样子,心都要化了。


毕竟它们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你又担心一直在家里呆着的几个主子被传染上疾病,只能穿上厚衣服带上手套,把主子抓进笼子里关上。镜和带土还好,毕竟是你养大的,卡卡西和团藏被你吓得挣扎个不停,你的衣服破了好几个洞。好不容易把它们都抓进去了。卡卡西和团藏分别缩在笼子的角落里瑟瑟发抖。你看着两个毛团,不厚道地笑了。


一夜好梦,你今晚点了扉间和泉奈侍寝。抱着两只猫睡在床上,泉奈抱着你的左手,你的右手正挠着扉间的下巴。 你调了空调温度,确保两个主子能一直依偎着你睡觉。真是美好啊!


然而第二天美好就没了。


你把四只流浪很久的主子带去了动物医院,然而刚打开猫包团藏便趁机逃走了。果然野性太多了。你想着自己的未卜先知不禁为自己点了个赞。


医生为主子们做了驱虫,打了疫苗,你愉快地带着主子们回家了。


然而,镜不肯吃饭了。

宇智波猫与千手猫(2)

丝工:

梗是前文评论中一位同学 @喵星人帅管家 要求的,抱歉拖延症拖了这么久才写。(好像还有两辆车两篇文没写怎么办假装不知道好了)


你是个铲屎官,你现在有八个主子了。一开始只是宇智波猫斑和泉奈,千手猫柱间和扉间。然而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扉间主子和泉奈主子这两个最喜欢打架的暗通款曲有了四个小主子。


虽然你现在要铲更多的屎,除更多的猫毛,还得更加努力挣钱给马云爸爸,但是你甘之如饴。你没有把小主子们送给同样想为主子铲屎的预备铲屎官,你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痛并快乐着。


直到有一天,你惊恐地发现镜——扉间和泉奈生的小宇智波爬上了扉间的背。等等镜你在干嘛,那是你妈!亲妈!


你惊讶之下忘记过去把他们分开,一旁的泉奈飞奔过来果断地和镜打成了一团。猫毛与爪子齐飞,撕咬共脚蹬一色。两只宇智波打得激烈,扉间在旁边急得喵喵叫。
紧急关头,一向怂包的柱间站出来了,加入了战局,很快就分开了两只宇智波。你心疼地看着主子们的伤,又急又气。


斑在为柱间舔着伤口,绳树和纲手也依偎过去喵喵蹭着它。你皱着眉头看着还在互相瞪视跃跃欲试分分钟打架的泉奈和镜,果断把它们塞进了猫箱关禁闭。


扉间……直接跑到镜那里守着,心疼泉奈一分钟。


好像是忘记给四只小主子做绝育呢。你喃喃道。


淡定地打电话向医生预约小主子们的手术,你听着猫箱里宇智波的嘶吼几乎可以想象它们的对话了。


你已经不能给母亲“性”福了,还是把母亲让给我吧!


小兔崽子敢肖想扉间,老子分分钟打断你的腿!


扉间生的孩子里,两只小千手绳树和纲手很喜欢大伯柱间,有事没事就爱往它那里跑。扉间最喜欢的当属今天祸星镜,镜也喜欢黏在母亲身边。至于带土,另一只小宇智波,意外得一点也没有宇智波的高冷,贤二程度让人不忍直视。


等等带土呢?你四处寻找,发现纱窗破了一个洞,旁边还有一些黑色的猫毛。既母控镜觊觎扉间事件之后,你遇到了另一个难题,带土不见了!


虽然在小区里贴了寻猫启示,你还是没有带土这个贤二的消息,只能哭哭啼啼地带着七只主子去医生那里了。三个小主子自然是绝育,尤其镜,绝不能再发生那天的事情了。顺便问问医生为什么你还能看见柱间骑在斑身上上下上下上下。


你虽然不是个孩子了但你还是个单身狗,这猫粮你拒绝吃。


医生表示主子们的确不能生小主子了,但是他们还能享受“性”福。


原来你还得吃猫粮啊冷漠脸。


医生顺利地为纲手和绳树打了麻醉,轮到镜时……镜居然跑了,没想到你是这种宇智波!


你怎么也追不上镜,只能委屈地接受自己的两个主子离家出走的事实。


又是美好的一天,你懂事地打开罐头供主子们享用。纲手和绳树嗷呜嗷呜吃得很香。柱间还是只吃了一半就让给斑吃。扉间专心吃着罐头,泉奈讨好地用头把罐头拱到扉间面前。这段时间扉间对泉奈很不好,动不动就亮爪子,或许它认为是泉奈那天打架把自己的孩子打跑了。


你听到窗外传来声音,过去一看,惊喜地发现了瘦了不少的带土和镜。等等你们怎么还带了两个主子来?!

宇智波猫与千手猫

丝工:

你是个猫奴,人生理想就是养上一大群猫,每天给主子们铲屎。你兴致勃勃地在网上搜索猫主子们的萌照准备领养几只,天天给它们铲屎梳毛,努力工作买最好的猫罐头。


终于,有一个铲屎官家里养的千手猫生小主子了,你耐心地等到小主子们断奶可以被领养后就愉快地带着慰问大主子的妙鲜包去看小猫了。


这只千手猫叫做佛间,一共生了四只小猫。你本来打算全部领养的,猫碗猫窝猫厕所都买了四份,可是最小的两只被佛间铲屎官取名瓦间和板间的小猫死了。


你汪的一声哭出来了。


那个铲屎官看你这么伤心,表示他注意到外面有只流浪宇智波猫好像也有小猫了。这只宇智波猫是只流浪猫,佛间的铲屎官经常上供猫罐头给它,却一直没能把它带回家。而且它很喜欢和佛间打架。就算铲屎官把门窗都关上了佛间也能找到缝隙钻出去与它大战三百回合。


你和那个铲屎官带上猫箱和罐头暗搓搓地把宇智波猫和它的小崽子都带回来了。等带回来了你们才发现它生病了。怪不得这么容易就抓回来了呢。


因为母亲生病,五只小宇智波只有两只还活着。你把四只小猫带走了,那个铲屎官每天都在努力不让它们打架,或者说每天都在收拾它们打架的残局。


你把两只小宇智波分别取名斑和泉奈。


因为跟随母亲流浪,斑和泉奈身上都有猫藓,为了避免感染健康的柱间和扉间两只小千手,你不得不分开喂养。


你有了四个主子,每天都在挑选最棒的猫粮和猫砂,努力为马云爸爸挣钱。


直到今天,你发现柱间,较大的那只千手和斑,较大的那只宇智波一起愉快地在客厅里的猫爬架爬上爬下,好不自在。


你很高兴,而且斑和泉奈的猫藓也好了,你愉快地把剩下两只小猫从窝里抱出来,希望看到四个小主子愉快玩耍的场景。


事实都如铲屎官意?怎么可能。


扉间和泉奈打成了一团。柱间和斑想去劝架,不知道为什么也打了起来。


四只毛团子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你兴奋得快流鼻血了。


你萌了一会儿小猫打架,就赶快过去分开它们。


接下来的日子里,柱间和斑依旧喜欢一起玩,泉奈和扉间依旧喜欢打架。作为铲屎官的你表示无可奈何。只能继续给马云爸爸挣钱,买回来更多玩具和罐头讨主子们欢心。


春暖花开时节,你懂事地打开四个罐头供主子们享用,欣慰地看着它们长成了漂亮的大猫。直到晚上出来上厕所时,惊恐地发现柱间爬在斑身上,上下上下上下。


你虽然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但是看到这种事情还是很惊讶的,连夜询问佛间铲屎官该怎么办。那位铲屎官表示绝育是个好办法,他家佛间上个月就去绝育了。


第二天你连忙把四只猫哄进猫箱带去了宠物医院。


医生表示绝育小手术很简单,但是扉间已经怀上了不能做,除非你想打胎。


等等,扉间怎么怀上了?


对啊再等两个月就能生了。


医生的话让你目瞪口呆。扉间是唯一一只白猫,毛发蓬松柔软还任你蹂躏,你最喜欢它了。没想到一直以为只是冬天换毛所以看上去胖胖的扉间居然怀上了。


等等孩子它爸是谁?


你看看旁边依偎在一起相互舔毛的柱间和斑,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猫啊。难道是泉奈?你瞪大了眼睛看着泉奈跳进你包里拖出妙鲜包,喵喵叫着。柱间闻到了味道跑过来想吃,被泉奈果断地一爪子扇跑了。斑和弟弟关系一向好,吃了两个后也因为泉奈威慑似的吼声走了。扉间终于纡尊降贵去泉奈面前吃起了妙鲜包,一点也没被打扰。


夭寿嘞就属你们打架打得最勤最狠好吧,最狠那次泉奈的腰都受伤了差点没命,没想到这一次还是搞出命来了。你的钱包再一次瘦身成功,除了柱间,斑和泉奈的绝育手术外,还有扉间孕期专享的超豪华猫罐头。


两个月后,扉间终于生下了小猫。两只一看就是千手的被你起名绳树和纲手,两只一看就是宇智波的则被起名镜和带土。你痴笑着看着扉间充满爱意的舔着小猫们,幻想着未来被主子们围绕的幸福生活。

【斑柱】硬核ABO

易绫:


傻吊搞笑的段子,降智打击请注意!

人物属于岸本,ooc属于我

alpha斑x omega柱

有一点点泉扉


1.

当千手柱间迟到的发情期来临时,他正在战场上怼人。

虽然发情期来了,但这毕竟是战场,并不能妨碍他怼人。

于是,那天战场上的宇智波直A们头一次体会到了一边精神上心旷神怡荷尔蒙爆炸,另一边肉体被按在地上揉搓致死的酸爽滋味。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们可敬的族长来援为止。

宇智波斑的族内声望莫名提高了一些。

2.

战后,因为千手柱间而出现心理阴影,导致暂时性变成抖M的宇智波有不少。

其中有家室的那批,他们的伴侣表示压力很大。

嗯,不可描述的那种压力。

3.

“……你是O?”刚喷完火的宇智波斑,心情十分复杂的问道。

正合掌准备启动仙人模式的千手柱间一愣,不解的问:“是啊,怎么了?”

——虽然千手柱间是个O但他照样能怼人。

——虽然千手柱间是个O但他照样能胸怀天下。

——虽然千手柱间是个O但他照样能(在战斗上)满足自己 。

“没事。”脑内转了一圈柱吹滤镜,完成了三观重塑的宇智波斑轻松道。

接着两人就开始了日常互怼。

这情商纯洁得怕是没救了。

4.

“扉间啊,我好像是个O对吧?”

“原来你还记得这回事。”千手扉间微妙的看着自己大哥。

“斑是个A对吧?”

“……他们兄弟俩都是。”千手扉间回道,同时一股不妙感从他心头涌起。

千手柱间突然兴奋地说:“那么——”

“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说!”

“大哥想什么我都知道。不行!”

千手扉间抱臂环胸,冷漠地看着自己大哥,看得千手柱间满心郁闷地蹲到角落里散发心塞气场。

——结盟别想,联姻更是没可能!

5.

意识到对头老大是个O后,宇智波一族的战略会议上,一名族人兴致勃勃出着注意。

“我们可以用药物引发千手柱间的发情期!这样就可以…”

宇智波斑将这个人暴揍了一顿,然后冷漠地说:“上次那场战役,柱间就在发情期。”

刚治好抖M心理阴影的宇智波们瑟瑟发抖了一下。

另外一个宇智波小心翼翼地说:“应该不用太担心吧?既然千手柱间已经分化了,那他很大概率会与某个Alpha结婚,到时候估计就退居二线了。”

“可能性也不小,千手和漩涡之间长期有联姻,这代应该是漩涡水户吧……”虽然寄希望于劲敌回老家结婚有点扯,但也有响应的人接了话茬。

开启了脑洞的人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纷纷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千手一族贡献了许多假想相亲对象。

宇智波泉奈决定终止这个飞到天边的话题。

因为自己亲哥的万花筒写轮眼都瞪出来了。

还没等他制止族人作死,或者那些人能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族长头上快绿了,宇智波斑就冷笑着开口了:

“主意不错。”

????

会议结束在宇智波斑转身离去的背影,和他身后亿脸懵逼的族人们。


6.

宇智波和千手联姻顺带结盟了,双方族长亲自上阵,怀着崇高的思想与责任感,共同担负起了忍界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

“族长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啊!!!!!!”————By当日与会的宇智波们。

“等等啊族长!说好的漩涡呢!!!!!!”————By被先斩后奏的千手们。

千手扉间:“艹!”

宇智波泉奈:“干!”

7.

虽然是能上战场、能搞政务的堂堂男子汉,但到底是新婚之夜,两位情感经历挺贫瘠的族长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接下来就要换某种不可描述的方式开怼了。

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千手柱间决定从两人的过去开始,谈谈童年,谈谈理想,谈谈人生,再谈谈爱情什么的。

之后两方族长就两族长久发展与友好外交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对当今忍界形势发表了各自看法……

总之等天亮了,两位新人连以后建村制度和各个建设步骤都谈妥了,就准备等下开会安排和磋商具体细节了,才后知后觉发现新婚之夜不是该干这个的。

场面顿时十分尴尬。

新婚之夜,童贞没交出去,也就补了个初吻。

——好吧,他们自己感觉都还挺不错的。

所以说这情商ry……

8.

新婚当天没成,不代表这事永远不成。

顾了大家当然也得顾一下小家,建村、造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毕竟这两位都是爽快人,总不能在这点事上扭扭捏捏的不像样。

某日,借着对月小斟一壶的气氛,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心底那些情意就上来了。

不过,作为进攻方的斑忘了一件事。

柱间是个高防高续能近战MAX的O。

体能值上面那技能点数点得可比他高。

于是上半场还进行着常规作战,下半场就变成了骑乘。

仙人体深似海。

深♂似♂海啊。


9.

对手势均力敌,能互相有来有回打个痛快,这绝对是一件畅快的事,可如果对方一边倒碾压你,那就会令人郁闷至极了。

在婚姻里,也亦然。

在某些不可描述的时候,更是如此。

充分明白了纯靠体力迟早肾衰的斑,在下一次肉体上的深入交流时,很果断地用上了查克拉,加大加强进攻力度和速度,再配合他天才的“战斗”直觉,总算将战局拉平乃至反超。

这激发了柱间的好胜心。

两人之间如战场,你方须佐能乎,我方仙人模式,一来二去不亦乐乎。

可怜了周边的住户。

经常深更半夜要被两股饱含杀气的查克拉吓醒。

更别提发情期了。

那会儿震天动地的,跟地震似的动静时不时就来一下,都快整得人精神衰弱了。

而每天都要收到不少旁敲侧击的投诉,他们那两位胞弟表示自己也快心衰了。

气,但是打不过()。

10.

虽然结婚了,恋爱也谈上了,不可描述也搞过了,斑还是对柱间是个O不太有深刻的感觉。

不排除柱间自己也没什么概念的关系,但更多的,也许是因为对斑来说,千手柱间这个存在已经特殊到再也不需要在乎世俗的那些条条框框了。

不过就算有多没感觉,在发现自己快要当爹了也还是会不一样的。

“扉间啊…我感觉斑最近真的太紧张了,简直是完全不信任我!”千手柱间瘫倒在办公室的文书海洋中,对着认真干活的弟弟诉苦道。

“我能从这个家庭伦理剧的开头离开吗?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好让我想想怎么去提高全人类的科技树。”千手扉间手上不停书写,嘴上飞快的堵回去。

他一点也不想吃斑和自己大哥的狗粮,一点也不。

然而柱间会理解扉间的心愿吗?

当然不。

所以理所应当的,柱间就继续吐槽下去了。

“那次以后斑就逼我禁酒了,桃华家的老陈酒今年就能开封了啊。”

——很正常。

“寻找尾兽的事也搁置了,都和漩涡族长商量好了,借调的封印术专家才刚到。”

——这也很正常。

“前段时间就和泷忍隐村那几个小子打了场,斑却气得要讨伐他们,好说歹说才肯罢休,明明现在不宜再挑起战火的。”

——完全是人之常情。

听了半天的吐槽,千手扉间将心思从工作上收回后,才猛然发现宇智波斑的反应居然比想像中的正常多了。

看着身体强悍,细胞活性爆棚,始终没意识到自己一体两命得小心安全之类的千手柱间,再回想到宇智波斑在柱间负伤治疗时,才晓得他怀上了那表情……

摇摇头,扉间在心底给宇智波斑点了根蜡。

希望他那颗心脏坚持的住。


0.5,泉扉番外


当宇智波泉奈下定决心,即便罔顾世间目光也要和心上人在一起时,千手扉间告诉他自己是omega。

“等等那你的信息素呢??你的腺体呢???”

“挖了,信息素靠药。”

“………”

当宇智波泉奈满心欢喜,充分体会从预估的断子绝孙再到未来可能会儿孙满堂的幸福时,千手扉间告诉他,他不生。

“为什么?如果是因为工作的话,我可以——”

“哦,不是,发情期不能上战场,太碍事,干脆绝育了。”

“………”

当宇智波泉奈再一次把自己思想工作做过来,觉得反正也不过就是和预期的一样,没什么不好时,他达成了三年抱俩的成就。

“…………”

“研究成果。”

左手一个白发黑眼的娃,右手一个黑发红眼的娃,抱着这对颜色分配很均匀的双胞胎,宇智波泉奈时隔多年终于忍不住藏在胸中的那口老血。

“千手扉间你真特么有毒。”他颤颤巍巍地说道。

千手扉间不置可否。


END

15岁的撒加真是个萝太,五官放纱织脸上毫无违和感

射手座·星矢:

谁是女神??

突然开了个老撒和年中组的脑洞

正在看Led Zeppelin的《Babe I'm Gonna Leave You》的live视频,看着Robert Plant一直摇摆他满头茂盛的中分长卷发,突然脑洞这简直是老撒和年中组的三次元版啊!主唱老撒,双吉他迪斯和阿布,鼓手必须是修罗。白撒是All My Love, 黑撒就是Immigrant Song

又是张单行本删掉的图,第一格老撒虽然带着双子座头盔,但五官真秀气呀!感谢车田在整个ss里老撒美貌从来没崩过,加隆都有崩的画面。戴头盔的阿布倒是帅气了。最下面那格大艾超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