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老冰棍

笑死了!!

♠火影ファン:

在网上找的,卡哇伊呐~

【Ranking】

太可爱了!!

旗魚:



 


 


自蛇


大巳月(見月)出現


發生在自來也復活之後(但他沒有真的出場)


梗來自六人行


微ooc注意


 


 


 


 


 


   “我回來了。”


    見月推門走進生活區,放下身上背著的劍。


   “回來啦,鳴人那邊怎麼樣?”


    大蛇丸從眼前的捲軸中抬頭。


   “很和平,媽媽。”


    他一邊走進廚房一邊回答,他洗了手,拿出櫃子裡的杯子裝水。


   “爸不在家啊?”


    他覺得今天家裡很安靜。


   “嗯,你爸爸出去了,參加書迷見面會。”


    大蛇丸說。


   “噢,這解釋了那些人的狀況。”


    他回來的路上有一大堆看起來異常興奮的人,每個人手上都捧著好幾本書。


    在木葉碰到的六代目甚至叫他少爺


   “啊,七代目還有問說下次聚餐他應該要負責什麼。”


    他說,喝了一口水。


   “拉麵,他擅長那個。”


    大蛇丸說。


   “我等下打電話告訴他。”


    他把用來漱口的水吐掉後說。


   “媽媽你知道所有人擅長的東西?”


    他想一想後問。


   “不是所有,而且頂多只能算是我認識了人裡最好的。”


    大蛇丸搖頭說。


   “誰最會唱歌?”


    坐上單人沙發,他問他的母親。


   “水月。”


    大蛇丸聳聳肩。


    這問題沒什麼難度。


   “酒量最好的?”


    他試探性地問。


   “你綱手阿姨。”


    他的母親回答。


    他發現這是個知道他母親心目中各項排名的好機會。


   “最聰明的人?”


   “奈良家主。”


   “最英俊?”


   “朔茂,年輕的時候。”


   “運氣?”


   “你。”


   “縫紉?”


   “我。”


   “最會跳舞?”


   “君麻呂。”


   “最有錢?”


   “角都。”


   “最有藝術細胞?”


   “迪達拉。”


   “最漂亮?”


   “斑。”


   “文筆?”


   “六道。”


   “體貼?”


   “湊。”


   “最會做菜?”


   “我。”


    問答又持續了一段時間,他發現有一個人母親一次都沒有說到過。


   “媽媽,爸爸在你心中沒有任何一項排第一嗎?”


    他有些不安地問。


   “我最喜歡他。”


    大蛇丸簡單地說。


 


 


 


 


    木葉,邀請了莎拉娜和巳月來火影宅邸吃晚飯的鳴人接到一通電話。


   “喂?”


    他聽到奇怪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鳴人叫我弟聽電話。”


   “見月?!你哭了?!”


    聽出那是什麼聲音七代目大為震驚。


   “大哥?!”


    一旁的巳月馬上靠過去接過電話,他從來沒有看過或聽過他大哥哭。


   “是真愛!弟,爸媽真的是真愛!”


    大他七歲的兄長激動地說。


    


 



[带卡]《隔壁的房客》

言浅爱深

落日依存:

全文1W4,一发完结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1.架空,短篇,HE


2.他们不属于我,只属于彼此|


 


文/十少




[01]


 


宇智波带土从地铁站里走出,他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袋子上印着连锁超市的标识,带土呼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汇入了街道的人流中。他今年二十出头,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住在市区地价最昂贵的公寓区,却只喜欢窝在公寓里给游戏杂志写专栏文,每隔半个月才出门采购一次生活用品。


 


快走到公寓楼下时,带土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抬手看了看表盘上提示的日期,才发现今天是《LEAVES》的新刊发售日,带土“哎呀”了一声,急忙停下了脚步,提着大袋子就往一旁的报刊亭跑去。


 


《LEAVES》是当今最热销的时尚杂志,按月发售,多少偶像和模特抢破头也要挤上封面、又或是争取自己代言的广告能在内封里展出,可它的主编却偏偏喜欢另用新人,曾捧红过多名时尚圈毫无名气的边缘模特,每次登刊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最新这一期的封面模特,就是主编最偏爱的一位,据说他只接平面,几乎不参加任何线下活动和展会,人气却高得吓人,这期《LEAVES》网络预售量上线半小时就破万。


 


要命,这么晚了不会卖光了吧……带土一边跑一边想,早知道他就给自己设个备忘录了,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把这个月的发售时间都给忘了。


 


急急着穿过马路,带土气喘吁吁地撑在报刊亭的桌沿上,看着年迈的老板,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想要开口,老板却笑眯眯地抢先一步说道:


 


“宇智波先生是想要最新一期的《LEAVES》吗?”


 


带土点头,他常来这里买杂志,久而久之老板都认识他了,他又草草地看了一圈报刊亭内展出的所有书籍,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杂志LOGO,他心里猛地一沉,有点沮丧地问道:“不会没有了吧?”


 


老板摇了摇头,从桌底下抽出一本又厚又重的杂志,放在带土的面前,说道:“特地给宇智波先生留了一本哟。”


 


带土一颗心又从低谷飞回了高处,他一边道谢,一边掏钱付账,然后把杂志小心地揣进了怀里,朝老板说了声再见,飞快地往回走去,他一手攥着杂志的书脊,书外的塑料包装被他捏得滋滋响,带土又低头瞥了自己怀中一眼,看见杂志封面上熟悉的身影。


 


模特漂亮的侧脸被蒙在光中,光线笼罩着他深棕色的短发、被眼影打湿的眼角,还有唇上被抹乱的口红印迹……封面底部有一行细小的黑体,写着本期封面人物的名字:斯坎儿。


 


 


本来带土和时尚界娱乐圈之流是全然挨不上边的,他的热情都扑在了ACG上,生在宇智波家族里,却根本没点儿少爷范儿,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打打电动,对当下的明星和偶像几乎看都不看一眼。


 


但带土却偏偏迷上了这个叫斯坎儿的家伙。


 


这一切都要归因于某次他在电动之家论坛上看新游戏的情报,无意之间看见一条回帖,说游戏的男二号怎么这么像最近正热的一名模特,该不会是在形象设计上以他为参考了吧。说着说着,帖子里就有人争论起来,有些角色粉根本不同意参考这个说法,两方吵得厉害,倒是引起了带土的好奇心——这个斯坎儿是谁啊,到底长什么样呢,他真的和男二号很像吗?


 


带着一串的疑问,带土终于决定在搜索引擎里输进了“斯坎儿”三个字。


 


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介绍和新闻,夹杂着无数平面杂志图和写真,带土这才知道这人是一名特别受追捧的模特,而且确实长得和游戏男二号有几分相似。


 


不对,带土下意识地想,斯坎儿似乎还要更好看许多……


 


他随后又点开了斯坎儿的写真集,不知不觉看了好几个杂志拍摄视频,顺着这些视频,他看到了一款首饰的广告。


 


广告全程只有黑白色调,画面里只有一面镜子,斯坎儿站在镜前,背对镜头,镜中映出他摘耳钉的身影,从手指到耳垂再到被刘海遮住的眼睛,每一处都是缓慢的特写……最后斯坎儿从镜子里看了一眼镜头,攥着耳钉放在唇边吻了吻,接着屏幕瞬间全黑,该广告的LOGO闪出。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带土才发现自己看得心跳有点加速。


 


他必须承认,斯坎儿特别迷人。


 


就这样,从不关注这方面任何讯息的带土,开始变得对斯坎儿格外上心起来,他买回了许多斯坎儿登过封面的杂志,收了绝版写真集,就连代言广告的海报都一并买了回来,甚至还购入了一堆同款代言产品,他自己也不用,只为了堆在房间里看着开心,带土还加入了斯坎儿的后援会,潜伏其中就为了收集更多照片……总之,带土成为了斯坎儿万千迷弟中的一员。


 


 


[02]


 


公寓楼下一贯冷清,这一片几乎没什么人走动,带土刷卡按亮了电梯,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门口报箱的报纸已经被取走了,他想了想,现在是傍晚,那么……


 


“已经回来了吗……”


 


带土站在玄关处,看着地板上放着的另一双鞋,他嘀咕了两句,然后抬头望了望家里另一处卧室,果不其然只能看见紧闭的房门。带土撇了撇嘴,然后踩着拖鞋进了屋,将手中的购物袋扔在茶几上,茶几上放着今日的那份报纸,带土又扫视了一眼客厅和厨房,厨房内干干净净的,中午洗的碗还搁在架子上,没有被翻动的任何痕迹。


 


带土想了想,还是走向了那间房门紧闭的卧室,步伐里掺杂了些不情不愿,他敲了敲房门,拖着声音问道:“卡卡西——吃晚饭吗——”


 


过了一会儿,他才听见里面的人回答道:“不吃了……谢谢。”


 


这声回答很轻,也带着十足的疲惫,像是声音的主人八天八夜没合眼似的,带土耸了耸肩,像是对这样的回答习以为常。


 


卡卡西是与他合住的房客,前两个月刚搬来这间公寓,从没主动提起过自己的年龄,也没有说过职业是什么,说他拒人千里之外又不太合适,毕竟卡卡西偶尔也会笑眯眯地和带土坐在客厅里。


 


两个月前带土的大学老师水门波风找到了自己,问带土能不能帮他找间房,他朋友的儿子前几天来了这座城市,正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下,带土想着房子里另一间卧室空着也是空着,就说干脆来我这儿住吧,如果对方不介意的话。


 


在见到本人之前,带土一直在想这位旗木先生会是什么样的,但万万没想到,他俩的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是凌晨四点。


 


那时候大半夜的,带土正睡得不知东南西北,忽然间门铃响了,他几乎是崩溃着下床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头发银白,被风吹得有点乱,他提着行李,朝自己打了个漫不经心的招呼,说自己叫旗木卡卡西,是新来的房客。


 


纵使这位叫旗木卡卡西的家伙长得有些小帅——也就是有点——带土对他的第一印象也差到了极点,他当晚哈欠连天地把人迎进了家门,本想好心地介绍一遍家中的设施、以及商量一下水电费用怎么平摊……结果卡卡西看起来根本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只是道了谢谢,然后问了一句卧室在哪,接着便拎着行李进了房间里,房门一关,到第二天晚上才睡眼惺忪地出来,简直睡了一天一夜。


 


带土以为他这回总该要和自己坐下来谈谈合住的事儿了,结果卡卡西连晚饭都没吃,说了声有事,就挎着个背包急匆匆出门了,搞得带土心里憋着一团火,这人怎么回事啊——


 


接下来的两个月,带土算是彻底见识了卡卡西这个人紊乱的生活规律和作息。卡卡西白天要么能在房里睡一整天,要么就根本不在家,要么凌晨出门,要么凌晨回来。


 


他们接触得不算多,但也不算太少,卡卡西有时候回家得早,会和他一起吃晚饭,两个人在餐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这也是他们难得的交流时间,只有在这种时候,带土才会觉得卡卡西比较平易近人一点,不像其他时候,犹如一阵风似的,刮来又刮去,轻飘飘的,又悄声无息。


 


带土这人虽然宅,而且有时喜欢故意不给卡卡西好脸色,但是也藏不住他的好心眼,还是会主动给晚归的卡卡西留些食物在冰箱里,贴上纸条备注,待卡卡西第二天朝他道谢的时候,带土又不愿意承认是特意留着的,只说煮多了吃不完。


 


卡卡西听后总是不置可否地笑笑,不知道是真的相信,还是不愿揭穿。


 


他们两人之间能聊的话题寥寥无几,斯坎儿却算一个,那是因为卡卡西撞破了自己迷恋斯坎儿的秘密。


 


带土本来将所有的杂志、海报还有许多代言产品都收纳在自己的房间之中,藏得好好地,在公寓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留下任何印有斯坎儿照片的东西,从外人看来,自己就是一个沉迷电动游戏的宅男而已,根本看不出宇智波带土有什么作为斯坎儿迷弟的痕迹。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不凑巧,秘密败露就败在卡卡西这毫无规律可循的回家时间上。带土本来在房间里好好地看着斯坎儿的新广告,压根没有锁门,自己又戴着耳机,注意不到身后的任何动静,待他意识到有人站在身后时已经晚了——


 


他看见卡卡西提着衣篓,靠在门边,打量着自己贴满了斯坎儿海报的房间,又扫过书柜上列得整整齐齐的杂志和写真集,这才朝已经呆坐在原地的自己发问,说有没有什么脏衣服要洗的。


 


最后自己到底有没有把脏衣服扔给卡卡西,带土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自己那种尴尬恼怒到恨不得立刻失忆的心情,还有卡卡西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似笑非笑的。


 


带土干脆自暴自弃了,谁没个偶像啊,从那之后买杂志贴海报也不遮遮掩掩的了。


 


倒是卡卡西后来有次看到他又拎着新的杂志回家,于是在吃饭的时候问了句,说:


 


“你很喜欢他?有多喜欢?”


 


带土当他在揶揄自己,两眼一闭,瞎回道:“喜欢到对着他的海报打手枪。”


 


倒是那时候卡卡西听到回答后难得地喷了一口汤,呛到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害得带土只好扔下碗筷去帮他顺气,在他背上一顿猛拍。


 


卡卡西这个人很迷,而且有些带土意想不到的爱好,比如带土看见过他躺在沙发上看热销18禁书籍……而更多时候他们同桌吃饭,带土能隔着一张桌子闻到他身上混着不同的香水味。


 


可卡卡西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喷香水的人,他穿得很素,喜欢戴着个口罩,气质寡淡,总是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每次带土想问问卡卡西的职业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卡卡西都会含混地敷衍过去,两三次后,带土也不想再问了。


 


带土坏心眼地猜想,既然总是这样带着奇怪的香水味、又没有固定上班时间——哎,卡卡西难道是个男公关吗——


 


自从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带土就很难抹去这个自己单方面套在卡卡西身上的标签了,想到卡卡西说不定每天都要和形形色色的顾客打交道,在那些色彩斑斓的灯光下贴着顾客们喝酒、或是玩牌,还要说上许多夸张的好话……怪不得回家了只想睡觉呢,也没有力气理自己。


 


带土觉得这么一想就想得通了,对,就是这样的。


 


 


[03]


 


用速食食品解决了一顿晚饭后,带土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房间里,端正地坐在了书桌前,他把游戏碟和手柄都扫到一边,然后将新买的《LEAVES》铺在这片桌面上,他盯着封面上的斯坎儿看了好一会儿,又掏出手机对着它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满意地捏着封面的一角,开始翻阅了起来。


 


这期的拍摄主题色彩十分饱满,又多为脸部特写,照片中的斯坎儿眼神迷离,夸张的亮色眼影从眼底延伸到颧骨之下,深红的口红抹在他的嘴角和锁骨上,夹着亮片的睫毛膏从睫毛根部涂上,缀在眼睛上,犹如两片羽毛,浓重的眼线衬得瞳孔更加透明,像是被雾笼罩的灰色湖泊,动人,遥不可及。


 


带土忍不住伸手,用指尖轻轻地碰了碰照片上斯坎儿的眼睛,他又往后翻了一页,意外地看到写真旁边的空白处附上了一大段话,竟然是本刊封面人物的采访,这可是从前的杂志从来没有过的内容,要知道斯坎儿先生一直以来不接受任何采访、神秘到大家连他生日血型星座都一无所知。


 


斯坎儿先生会说些什么?带土将视线移到采访上,一行行看了起来。他还是拒绝透露自己的私人信息,但是难得地聊了一些兴趣爱好方面的偏好,比如他热爱摄影,甚至还喜欢看《亲热天堂》系列书……


 


这怎么和卡卡西一个爱好……带土在心里嘀咕。


 


但斯坎儿除了回答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外,竟然在采访的末尾给予了自己一道晴天霹雳——准确的说,是给所有粉丝的晴天霹雳。


 


结尾的斯坎儿说道:“由于一些个人原因,今后我将暂停我的娱乐事业,谢谢一直支持我的人们。”


 


什么叫暂停娱乐事业?!


 


带土把最后一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几十遍,恨不能盯出个洞,或是看出点儿新花样,但是这句话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他坐在书桌前,一时间大脑也无法思考,他动了动手指,讷讷地将杂志翻回了封面,看了一会儿后,又重新翻到采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斯坎儿退出娱乐圈的宣言。


 


他这辈子才追这么一次星,结果没追多久,忽然间人家就不干了,这简直比失恋还让人难过,他正处在热情最高涨的那个阶段,房里全是海报,天天睁眼闭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斯坎儿,现在就犹如热恋当头时被泼一盆冷水,把他的火苗浇得连烟都冒不出。


 


“这怎么就退了呢!”


 


带土有点生气,也很不解,他打开电脑,在键盘上啪啪地敲着,登上了斯坎儿的后援会论坛,发现大家都在疯狂地讨论这件事,帖子刷了一面又一面,带土看着看着,在众迷妹迷弟的哀嚎里找到了共鸣,他难过了。而且更难过的是,斯坎儿这人太神秘了,掘地三尺都挖不出一点信息,不像别的明星就算退隐了也好歹能有点蛛丝马迹流露,或是在社交平台上唠唠嗑,平日里让放心不下的粉丝也有个安慰。


 


斯坎儿也没有说出不再继续做模特的具体原因是什么,粉丝里众说纷纭,但没一个靠谱的,带土翻了很久的论坛,没有找出一个有用的帖子,他很是气馁,心里无比失落,又看到一旁的杂志,想到这竟是斯坎儿最后一套作品了,他心情更复杂了。


 


带土茫然地仰靠在椅子上,眼睛往一旁看去,正巧对上墙上的海报,和海报上好看的那个人对视着。


 


 


忽然,他房门被敲响了,这家里没别人,除了自己之外只有卡卡西。


 


卡卡西敲他的门做什么,他竟然舍得起床了?


 


隔了会儿,卡卡西又敲了两下,带土听见了,可他暂时不想起身开门,只是维持着仰躺的姿势,缓缓开口:“什么事啊?”


 


卡卡西顿了顿,然后声音隔着一扇门传来,他答非所问:“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带土回道,他才发现自己声音闷极了,旁人一听就知道他心情不好,“你有事吗?”


 


“本来打算和你当面说,但你既然想待在房间里,我就长话短说。”


 


卡卡西声音还是那么平淡,带土却觉得他难得有些正经,他不由得坐直了一些,下意识朝身后的房门转了转头。


 


“我过两天要搬走了。”


 


带土惊讶,他“啊”了一声,然后起身,大步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正对上卡卡西的脸,卡卡西看起来神色非常不好,像是过度劳累一般,平时没什么精神的眼睛下挂着黑眼圈,带土怔了怔,他问道:“过两天搬走?为什么?这么快?”


 


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问完他也对自己有点惊讶,其实他和卡卡西充其量也就是房客关系,关系不好不坏,房客来来走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带土沉默了,卡卡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就是和你说一声,这个月的水费电费我提前交清了。”


 


“哦。”


 


带土愣愣地应道,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本来还惦记着斯坎儿这事,现下又被告知卡卡西要搬走,他当然说不出什么矫情的话来惋惜和挽留,因为他们没有熟到这个地步,但是他还是有点难过的,毕竟两人同住也有一段日子了,家里忽然搬走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令人惆怅的。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又悄悄打量了一圈带土的卧室,视线越过带土的肩膀,隐约能看见带土书桌上摊着的杂志,他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刚刚……看你失魂落魄的,难道被暗恋的女生拒绝了?”


 


“我哪来的暗恋的女生啊!”带土没好气地回道,他心底的惆怅瞬间一扫而空,不由得感慨卡卡西怎么那么能破坏气氛,“我没失魂落魄。”


 


“是吗,那就没有吧。”


 


卡卡西给了带土一个玩味的眼神,耸了耸肩,但显然他是不信的,带土也看出来了,带土正打算再反驳些什么,结果一串尴尬的咕噜声传了出来,阻止了他说话。


 


带土和卡卡西同时低头,卡卡西不自然地咳了两声,他揉了揉肚子,带土发现卡卡西竟然脸红了,他顿时觉得这人还有点儿可爱,带土刺激他道:“不是不吃晚饭吗,现在怎么又饿了?”


 


卡卡西不打算理睬他幼稚的呛话,只是解释道:“忙着收拾东西,本来不打算吃的。”


 


“你刚刚在收拾行李?不是在睡觉吗?”带土问,“那你这么累还不休息,就这么急着搬走吗……”


 


“是呀,”卡卡西叹了口气,“是有点急。”


 


带土靠在门边,皱着眉说道:“什么事这么急着走啊,难道你工作也不要了吗……你们不是不能轻易辞职的吗?”


 


结果卡卡西有点疑惑,他问:“你怎么知道我不能轻易辞职……不对,你知道我做什么的?”


 


“不是男公关吗?”


 


带土也反问,说完他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补充道:“咳,我能理解你之前不告诉我,毕竟男公关嘛……但是现在大家都很开放的,我也觉得没什么,都是靠劳动吃饭……”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哭笑不得,“我真想知道你每天究竟都在想什么……”


 


“啊?”


 


“你怎么会觉得我是男公关呢,”卡卡西无语地转身,往餐厅走去,“我明明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带土跟了上去,追问道:“是什么?”


 


“没什么。”


 


卡卡西没往下说了,他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带土,慢慢问道:“还有吃的吗,我挺饿的。”


 


[04]


 


带土站在厨房里,挽着袖子系着围裙,在台前给卡卡西烧开水煮杯面,他想到卡卡西有些苍白的脸色和疲惫的神情,又转身去厨房里找了两个鸡蛋出来,一并敲进了碗里,又把调料包尽数撒上去,这才浇上了开水,杯面的香味渐渐散开来。


 


他端着杯面走回了餐桌前,桌边坐着撑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卡卡西,他手里提着塑料勺子,懒洋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等着自己把吃的送到眼前的模样,很是令人不爽。带土把杯面敲在他的跟前,说道:“你吃吧。”


 


“哎呀,真是辛苦带土君了,”卡卡西面无表情地感谢道,“可惜我要搬走了,以后也吃不到带土君煮的食物了。”


 


“那你快搬走,”带土翻了个白眼,拉开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我也不用每晚特地多煮一份吃的扔冰箱里了。”


 


卡卡西吸了一口面,有点惊讶地看着他:“原来是你多煮的啊,你不说是吃剩的吗?”


 


带土自知说漏了嘴,闷闷不乐,不打算理卡卡西了。


 


卡卡西也不再逗他了,老老实实吃起了面。带土微微侧了侧身子,打量起了卡卡西,他头发有点乱,黑眼圈也有点严重,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累的样子,卡卡西没有完全把口罩摘下,只是拨到了下颌之下,露出下半边脸,带土以前一直没怎么仔细看过卡卡西的脸,他只知道卡卡西长得还不错,比起自己就差那么一点点,现在仔细看了看,卡卡西皮肤也很好,白皙得很,嘴边还有颗小小的痣……


 


带土皱了皱眉,他怎么觉得眼熟。


 


这时,卡卡西吃饱喝足,擦了擦嘴,突然说道:“你之前在房间里怎么了?”


 


“唉,”带土长叹一口气,也没打算继续敷衍过去,老老实实说道,“斯坎儿不当模特了。”


 


这一吐露,像是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一般,带土接着说了一大堆,滔滔不绝的:“我不是买了他最新一期的杂志吗,结果竟然看到采访说他要退出娱乐圈了,今后估计也不拍任何照片和广告了,这好端端的突然就退了,今后我上哪儿看他去啊……”


 


说到这里,带土看了眼卡卡西,本以为对方脸上会有嘲笑的神情,但是没有,卡卡西一反常态地安静,只是坐在那里,似乎在等带土继续说下去。


 


于是带土又说道,句里句外透着真情实意:“我也觉得我挺奇怪的,本以为自己和追星这两个字沾不上边,但是就是喜欢上他了,可惜喜欢得太晚了,才不到几个月,他就要离开我的视线了。”


 


“我说不上来喜欢他什么,老实说,我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很好看,这么说我怎么觉得我太肤浅了……但是他没有让人了解内在的机会啊,神秘过头了,我想了解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带土说着说着,声音又小了下来,他忧郁地又叹了口气,见卡卡西还是静静地望着自己,说:“算了,和你说有什么用,我去打游戏了,上次买的碟我还没……”


 


“带土,”卡卡西打断他,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谢谢。”


 


“谢我什么?”带土莫名其妙,“谢我给你做晚饭?快拉倒吧,之前给你做了那么多回,现在才良心发现……”


 


卡卡西无奈地笑了笑:“不是因为这个。”


 


带土不解:“那是因为什么?”


 


卡卡西没回答,他看起来在思考什么,神色有一些犹豫,很快又调整过来,他从桌边站起身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留下一脸疑惑的带土,待走到门边时,卡卡西将手搭在门把手上,慢慢向下旋转,随意地说道:“要进来看看吗?”


 


带土的心没有由来地砰砰跳着,他抓了抓T恤的下摆,带着好奇和不解,他朝卡卡西走去。


 


卡卡西眼角还有点疲倦,他抓着门把手的手指一用劲,房门就被他推开了,带土站在卡卡西身后,看见卡卡西的卧室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东西少得可怜,整体色调又灰又白。


 


带土这才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看见过卡卡西的卧室是什么样的,尽管这是自己的公寓,但自从卡卡西搬进来后,他就没有再踏入过这里,也无从知道卡卡西把它布置成了什么样子。而卡卡西要搬走了,这间房间很快又会恢复到从前毫无生气的样子。


 


卡卡西究竟要给自己看什么?带土茫然了,他站在房门口,只看见卡卡西背对着他走向了一旁的书桌。


 


不,与其说是书桌,倒不如说像个梳妆台,桌上放了一面很大的梳妆镜……这真诡异,卡卡西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风格迥异的东西,带土一直以为卡卡西平时对着浴室的镜子梳两把头发就能出门……他对卡卡西了解得太少了。


 


但是接下来卡卡西做的事情,让带土彻底僵在了原地。


 


[05]


 


从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卡卡西将房间的灯关掉,只拧开了桌上的台灯,鹅黄色的灯光映亮他的身影,带土在他身后不到几步的地方,卡卡西侧坐着,当着带土的面,从桌下提出了一只通体漆黑的箱子,他拉着箱子两侧的把手,往外一用力,箱子就被打开,一层层地铺展开来。


 


这是一个化妆箱,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妆用具和化妆品,卡卡西把口罩扯了下来,扔在了一旁,带土呆呆地看着卡卡西把额前银白色的刘海捋到脑后,露出眉眼,然后从化妆箱里将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从底妆开始,将那些瓶瓶罐罐里装着的、慢慢抹到脸上。


 


带土舔了舔嘴唇,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消化他所见到的这一幕,他心里开始有了一个猜想,它具象化着,像疯长的藤蔓,开始从里到外缠绕住他的大脑,怎么都扯不开,带土盯着卡卡西那双沾染着粉墨的手,根本无法移开视线,卡卡西的手指修长白皙,此刻正在他的脸上轻点着,将那些稠白的液体往四周推开。


 


卡卡西沾着两片隐形眼镜往自己眼睛里戴去,它们薄而轻巧,瞬间就落进了卡卡西的眼里,带土透过镜子,看见卡卡西的睫毛动了动,似乎在适应戴上隐形眼镜的异物感,然后他睁开眼睛,原本黑色的瞳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透亮的灰蓝。


 


卡卡西从镜子里看了带土一眼,带土瞬间耳根通红,他不明白自己这份紧张从何而来,他的心跳得很快,手脚有些不知道往哪儿摆。


 


卡卡西还在继续着,他取出一盘眼影,用一只毛茸茸的刷子,将眼影盘里的各色一层层扫在眼周,从眼尾到眼下,很快,卡卡西原本有些严重的黑眼圈也被遮盖了,疲惫感被一扫而空,在台灯的照射下显得光鲜而动人。


 


最后卡卡西翻出了一顶深棕色的假发,熟练地把它戴上,他转过身,身影和另一个人的彻彻底底重叠在带土的脑海里,变得完整、合二为一,带土嘴唇动了动,却发不出其他声音,他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他不由自主地往卡卡西的方向迈了两步,就这么站在他跟前,低头看着背向光源的卡卡西。


 


卡卡西没有看他,倒是把玩着手里的一支口红,带土见过这个牌子,也见过这个色号,他在斯坎儿之前许多本杂志上都看过它,有粉丝甚至计算过斯坎儿用过多少次这个色号,它似乎是斯坎儿最喜欢的一支。


 


现在它被握在卡卡西的手心里,卡卡西单手推开了盖子,它掉在地上,发出咚的响声,然后滚向了带土的脚边,最后撞击到带土的拖鞋鞋面,才停了下来,打了个旋,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卡卡西低着头,没有照着镜子,却分毫不差地将它涂抹上唇,完成这一切后,卡卡西才从椅子上起身,和带土对视着。


 


带土呼吸都放轻了,他完全没有想过,有一天斯坎儿会站在他不到一尺距离的地方,在灯光暗淡的狭小空间里,和他贴近着。眼前这个人,从发梢开始,每一寸都是他最熟悉不过,现下这一秒,正用着他漂亮的眼睛,凝视自己窘迫的模样。


 


“我之前没想到过,你是我的……粉丝。”


 


倒是斯坎儿,不,是卡卡西,卡卡西先开口了,他声音很缓,很平静,他接着说道:“工作之外,我几乎不用斯坎儿这个身份生活,我也将我的隐私保护得很好,成为模特只是我人生之中的意外。”


 


带土说话了,他艰难地问:“那你为什么要……”


 


为什么又不继续了呢,为什么突然宣布离开,为什么……带土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他能理解卡卡西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斯坎儿,不想让那么多人打扰他的私生活,所以选择了隐藏镜头之外的一切,但是离开总要有个理由,他本不该对他人隐私追溯到底,可是他还是很想知道……


 


难道卡卡西突然要搬走也是因为这件事吗,带土眼神闪了闪,他还是一时半会没能接受这一切,当朝思暮想的偶像忽然如此真实地出现在眼前、甚至他就是和你相处了许久的身边人,论谁也不能很快适应这样的事实。


 


卡卡西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他想了想,坦然道:“我要去进修了,这一年多是我学业空窗期,所以才会接受拍摄杂志的邀请,最近也是由于有个合作要完成,所以才搬来这座城市。”


 


“那你的合作完成了吗?”带土问,“你这几天这么忙也是因为……”


 


“嗯,要收尾了,所以比之前还累一些,不过都结束了。”


 


啊,都结束了。带土在心底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他下意识往后走了一步,动了动手指,这么说来卡卡西是真的要搬走了,斯坎儿也将不再有任何新的作品出现,这个人很快会消失在大众眼中,慢慢地粉丝会散尽,不再有人讨论,也没人和他聊起这个红极一时又退得极快的模特。


 


可是卡卡西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这些,他今晚本可以像往常一样进屋睡觉,然后普通地搬家离开,自己也许一辈子也不会知道斯坎儿就是卡卡西,自己喜欢的偶像其实每晚就睡在他隔壁……而卡卡西忽然在临走前告诉了他这一切,变成了他平时最喜欢的那个人,将真相摊在眼底。


 


带土犹豫很久,才把自己的疑惑抛出来:“你没必要告诉我的……你为什么要……”


 


“我说了啊,”卡卡西回道,“想要和你道谢。”


 


他站在带土跟前,好看得不真实,像直接从杂志画报里走出,从万人欢呼却触碰不到的纸质里走出,他慢慢说道:“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喜欢我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我不靠近他们,我离他们很远,尽量让自己和站在镜头下活成两个人,但我遇见了你。老实说,我第一次明白你喜欢我……唔,这么说不太合适,知道你喜欢斯坎儿的时候,我很意外,而且觉得巧合得令人发笑,但有人如此纯粹地喜欢着我的另一个身份,说明我的工作水平得到了认可,我很高兴。”


 


“我……你不用道谢啊,你很好,很好看,喜欢是应该的……不对,是喜欢上你是应该的……”带土几乎要语无伦次,他越是紧张越是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他脸都红了。


 


“其实就算不是因为斯坎儿,我也……”卡卡西顿了顿,“你对我,挺照顾的。我是说,你没有把我这样不太合格的房客赶走……”


 


“快别说了……”带土小声制止道,他头一回被卡卡西这么夸,太不好意思了,“毕竟我是房主嘛,照顾这点小事算不上什么,我都不放在心上。”


 


“哦,”卡卡西故意道,“不放在心上。”


 


带土赶紧又说道:“也不是不放在心上,就是、就是……”


 


他表达不出那个意思,只能懊恼地叹了口气,他看了一眼卡卡西,心跳又加速起来,这是生动而平易近人的斯坎儿,他甚至还在怀疑自己正在做梦,要么就是出幻觉了,他对着卡卡西连说话都不自觉放缓了些,他吞吞吐吐道:“其实嘛,你也挺好的,除了作息太不规律、不按时吃饭、不爱回答问题、总是神神秘秘的……”


 


“我怎么听着不太像在夸我,倒是全是数落。”卡卡西忍不住插话,说完,他自己也笑了起来,带土看得发怔,他还是觉得斯坎儿这张脸太令人分神了,而且总让人有些什么奇怪的冲动。


 


是什么呢,带土舔了舔唇,他们这次难得且唯一的坦诚交流也似乎到了尽头,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再聊的了,可他还是想在卡卡西的房间里多待一会儿,不愿挪开半步。


 


这也许是他们之间最接近彼此的一个夜晚,明天一早卡卡西还是那个卡卡西,什么都不会改变,但带土又想改变一些什么,他该做些什么才好,再说些什么,随便聊聊什么都行,只要能再像现在在这样多相处一秒……


 


他转回视线,落在卡卡西身上,他眼神有些失焦,同时也朝卡卡西又近了一些,卡卡西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灯光照在带土的侧脸上,映得他眼睛漆黑而深邃,卡卡西没有移开视线,他的右手搭在身后的椅子上,撑着椅背,无意识地攥紧。


 


他们像是被无声的沉默所催促,挨近,又闭上眼睛,试探着、轻碰着对方的嘴唇。




[06]






(外链打不开的话试试挂VPN)


 






带土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他睁着眼睛发了会儿呆,才发现这不是自己房间,他立刻清醒过来,手往身边探去,结果什么也没摸着,带土从床上坐起来,看见四周的东西都搬空了,他心里一沉,赶紧套起裤子,往卧室外走去。


 


然而房子里没有别人了,他从客厅跑到浴室,都没有另一个人的身影,带土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


 


卡卡西说要搬走,他真的就搬走了,带土把家里翻遍了,也没找着卡卡西落下点儿什么东西。


 


[07]


 


斯坎儿在宣布退出娱乐圈后的最后一支广告在各大商场电子屏上滚动播放了数月,连广告商都舍不得把它换下,那是一支口红广告,影像中的斯坎儿全素颜上镜,穿着黑色的上衣,对着镜头一点点地将口红涂上。


 


这个画面在带土眼中定格好久,他想到那天晚上卡卡西也是这样,坐在他跟前,一点点涂着口红,变成那个斯坎儿。


 


卡卡西离开之后,带土又主动联系了一次水门老师,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卡卡西去哪儿了,水门老师也惊讶带土为什么会提起卡卡西,他还欣慰地感慨了一句两人只不过同居几个月,关系竟然这么好了。


 


是啊,好到甚至睡过一晚,带土在心里默默地说。


 


然而水门自己也只知道卡卡西是去国外进修了而已,至于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清楚了。


 


很快一年过去了,带土始终没有把房间里的海报撕掉,杂志也还是整整齐齐地码在书架上,他保留了房间里一切东西,公寓里也是,卡卡西曾经住过的那间房间他没有再动过,只是把床单被套洗干净了,全部收在了柜子里。


 


 


直到有一天半夜,带土睡得正沉,忽然听见门铃在响。


 


他不情不愿地走到玄关,懒得弯下身去透过猫眼看外面,只是问了一句“谁啊”,结果门外迟迟没有说话。


 


带土忽然就醒了,他手搭在门锁上,心里打着鼓,他好像知道是谁了,可他还是重复了一遍:“谁啊?”


 


说完,他没等人回答,直接拉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一头银发,看起来比之前长了一些,他拎着行李,朝带土打了一个漫不经心的招呼:“你好,我是旗木卡卡西。”


 


带土抱着手臂,慢慢问道:“旗木卡卡西是谁啊?这么晚来做什么的?”


 


“是新来的房客,”卡卡西看着带土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自己也笑了一下,“这么晚,来找对象。”


 


-END-




突发奇想想写个这个故事,其实最初大纲写了挺多,但最后还是缩成了万字短篇,可能看起来有点儿大纲文…………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得开心T T

逛贴吧看到的有趣图片,不知道原出处呢……斑爷还真是无法驾驭蘑菇头这个发型,反而千手系的基本都还过得去。

初心

love me love my dog:

有些人从小帅到大,小时候拽拽的冷漠脸,长大后暖暖的温柔脸——卡卡西殿

太搞笑了

GOATMOON:

学姐分享的短漫*\(^o^)/*
我请同学帮忙翻译了一下|( ̄3 ̄)|
昨天忘记po上来了(●°u°●)​ 」
作者うらら
id=5925646
(^_−)−☆

黑长直柱帝♀真的好适合平安时代的风格呀~~~想看她穿图里面那三套,然后斑爷一个火遁通通烧掉,被遮掩的H罩杯就露出来啦~~~~~~~当然柱帝♀金刚不坏之躯,区区豪火灭却不过情趣而已。斑爷跟柱帝♀胡混一夜,第二天又要早起去出任务挣钱买新的十二单了,斑爷的眼袋又加重啦! !!

还有个脑洞,女天皇柱帝,斑爷为了见柱帝♀于是要上洛当天下人,斑爷日天日地(柱)帝

今天在度娘上看到一个货真价实三次元的H罩杯,小麦色肌肤高挑结实的身材,瞬间让我联想到柱间性转。柱间(♀)一定要是H杯!!忍界之神也要是乳界之神!!名字是H开头,罩杯也要是H杯。嗯,这样也理解了斑爷为何眼袋越来越大了呢~~~每天每天都被柱间♀缠着要不够嘛……话说斑爷一身好肌肉,腰腹腿力量杠杠的,想看斑爷和和柱间♀玩遍江户四十八手。黑长直H杯柱间♀穿十二单、壶装束萌得不要不要的!!!

巨巨为了不惹桃花特意给自己加门框

卷毛毛:

想多看看二代目平时的样子,所以找几张图拆起了门框【。

唉门框也不是那么好拆的_(:з」∠)_

再不吸点聚聚窝就要无法学习了(手动再见